新闻中心
父爱如山
作者:admin  来源:本站  发表时间:2014-6-16 9:50:41  点击数:1814

 父爱是一首诗,每行文字都是那么朴素、高贵、通俗而且富含哲理,细细品味,能够体会到他的博大、优雅。伴随着子女的成长与成熟,才渐渐明白了父爱的价值,细细品味出了父爱的真与美。 


    当我咿呀学语的时候,父亲的声音就是一首首启迪我智慧的歌谣,在那一遍遍歌谣的韵律中,我学会的第一首诗是那么的难忘;当我看到父亲做什么我就想做什么而总也做不好的时候,只有父亲能欣赏我,鼓励我,引导我。   当我上寄宿学校的时候,父亲每周为我带去亲手做的可口佳肴;当我取得了一点点成绩的时候,父亲用那深情、骄傲的目光与我一起分享;当我在学习上遇到困难而发愁的时候,父亲那信任的目光一次次地给了我克服困难的勇气和力量。 


    当我懵懵懂懂到了情感萌动的季节,是父亲的青春故事启迪了我,在那春雨朦胧的日子里,我总是在静静地思索,细细地品味,知道什么该拥有,该舍弃,不断地丰富着自我,锤炼着自我,从而感到心灵上的充实与满足。   当我备战高考的日子里,繁重的课业负担压得我透不过气来,激烈的竞争与极少的睡眠时间让我心烦意乱,真想大声叫喊,真想拼命奔跑。而当我面对父亲的时候,父亲总是一脸的宁静、平和,如同一股清泉,让我烦躁不安的情绪能够渐渐平静,让我从容地面对一切困难。 


    记得当我考上大学离开家的那天,父亲一声不响地为我打点行李。那天晚上,父亲做了几个我最喜欢吃的菜,他安静地坐在一旁,看着我狼吞虎咽地吃着,而他却连筷子都没动一下。他对我千叮咛万嘱咐,说了一大堆如何与同学相处好、注意身体之类的话。当我拿起行囊,准备迈步走出家门的时候,父亲用含糊不清的语调问我:孩子,什么时候再回家? 


    听到这句话我愣住了,这句话对于我来说是多么的熟悉,记得父亲第一次这样问我的时候,是在我上了寄宿学校后。那是个星期天,我吃过午饭高高兴兴地准备往学校赶,父亲站在一旁静静地看我整理自己的书包,当我跨出家门的那一刻,父亲提高了声调问我:什么时候再回家?我当时不耐烦地说道:真是明知故问,不就是周日吗? 


    可是在当时的这个时刻,我却难以回答父亲的问话。我回过头,看到父亲慈祥的目光,什么时候能回家呢?学校又离家那么远,至少也要等到放假期吧!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远征,虽然肩膀还太显稚嫩,但我已不能在父亲的精心呵护中度过,我得去学会如何面对生活。那一次,我在去往大学的途中哭了,那不仅仅是伤心别离的泪水。 


    在遥远的他乡校园,父亲时常对我电话问候、书信嘱托和每时每刻的挂念。此时我感觉到父亲的爱是载我在无际的学海中畅游的一叶小舟,是我精神和智慧的源泉。

    如今的我已经大学毕业,并且回到了家乡工作。当我再一次认真地看父亲的时候,突然间发现父亲确实老了。脚步已经不再那么矫健;满头黑发也失去了光泽而且增添了许多白发;所吐之言也不再像从前那么伶俐甚至还有些反反复复;脸上的皱纹似乎诉说了父亲操劳的一生。 


    在父亲生日的那天,我在众多亲戚面前饱含深情了刘和刚老师的那首《父亲》,以此来表达我对父亲的感恩之情。 


    听听你的叮瞩/我接过了自信/凝望你的目光/我看到了爱心/有老有小你手里捧着笑声/再苦再累你脸上挂着温馨/我的老父亲/我最疼爱的人/生活的苦涩有三分/你却吃了十分/这辈子做你的儿女/我没有做够/央求你呀下辈子/还做我的父亲/我的老父亲/我最疼爱的人/生活的苦涩有三分/你却吃了十分/这辈子做你的儿女/我没有做够/央求你呀下辈子/还做我的父亲/我的老父亲 


    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动情处,当我唱到歌曲高潮的时候,我哭了,父亲也落泪了,但我知道今天的泪水是幸福的泪水,是一个父亲看到儿子长大成才后高兴的泪水。 


    瑞联升全体员工祝愿全天下所有的父亲身体健康,年轻永驻,永葆活力!



上一篇:旧布鞋的故事
关于我们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点击可以关闭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